解決可再生能源欠補問題的三條路徑
發布者:lzx | 來源:能源100 | 0評論 | 974查看 | 2019-09-25 09:15:46    

25年補貼總額度將達3萬億,光伏補貼約占1.8萬億元,我國可再生能源發展在取得不俗成就的同時,也給當前的財政收支體系帶來一定壓力和挑戰。


欠補成為左右健康發展“勝負手”


面對可再生能源欠補缺口越拉越大,長期欠補已嚴重影響到相關企業運營和發展問題的嚴峻現實,根除欠補“頑疾”儼然已成為關系可再生能源能否實現可持續健康發展的關鍵“勝負手”。


如今,隨著可再生能源的跨躍式發展,欠補問題已愈發突出,大有愈演愈烈之勢。繼2018年6月中旬,財政部發布第七批可再生能源補貼目錄,確定2016年3月以前并網項目納入補貼后,第八批可再生能源補貼目錄的申報工作時至今日仍未啟動。


與此同時,即便進入第七批補貼目錄,仍有很多項目沒能拿到補貼。據全國人大常委會可再生能源執法專項檢查相關信息顯示,目前寧夏新能源項目拖欠補貼資金約200億元,納入國前七批補貼目錄的項目拖欠140億元,尚未納入補貼目錄的2016年3月后并網項目拖欠60億元,單欠協鑫新能源的補貼就多達95億元。


從時間周期上看,欠補至少已超過3年零6個月,這對本屬資金密集型的可再生能源產業而言,其帶來的資金壓力可想而知。


收支平衡格局將打破欠補恐加劇


然而,補貼拖欠更大的問題還在后面。據了解,按照現在的能源發展速度,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征收水平,可再生能源補貼還能維持收支平衡的局面,不至于“寅吃卯糧”。但隨著可再生能源項目“主力”(光伏135.59GW,占比73.05%;風電53GW,占比27.46%,部分生物質項目,占比不詳)進入補貼方陣,那現有收支平衡的格局注定會被打破。


眼下收支尚平衡,仍存在長期欠補的境況,一旦補貼缺口進一步拉大,電價附加收入不足以支付補貼,可以想象得到欠補問題可能會進一步擴大化。


打個通俗的比方說,一共就800億的收入,要覆蓋900億元的支出,這筆錢是先給張三,還是先給李四,還是先給“隔壁老王”?


產業發展與政策機制銜接脫節


鑒于欠補欠拖不決,補貼缺口有擴大之勢,著手解決欠補,實現補貼全面“出清”,成為必須解決的當務之急。


那么,如何解決可再生能源欠補問題呢?


探究解決可再生能源欠補路徑,首先需找到欠補的深層次根源。在業內人士看來,可再生能源欠補究其深層次原因在于,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速率超乎了政策機制優化的速率,二者之間銜接不時脫節。


眾所周知,我國的能源政策重心由一次性能源為主,轉向一次能源、可再生能源并舉的策略僅是近20年的事兒?!犊稍偕茉捶ā氛綄嵤┤帐?006年1月1日起,距今不過13年的光景。


由此可見,在發展可再生能源方面,相對全球起步較早的國家,我國在經驗、技術等方面均需摸著石頭過河,不斷摸索,不斷學習,不斷完善,逐步壯大發展。此間,產業發展與配套政策自然需要有個相互磨合、適應、匹配的一個過程。相應地,指導產業發展的政策機制也需要優化、進階的一個階段。


一個最生動的例子,2019年光伏新政推行財政部定補貼額度、發改委定電價上限(既以往的標桿電價)、能源局定競價細則、企業定補貼強度、市場定建設規模的管理思路,就是政策機制不斷優化生動調節的一個寫照。


我心本來向明月,無耐明月照溝渠。從可再生能源欠補的尷尬現狀上看,或許這并非國家能源局、國家發改委、財政部之所愿。按理來說,要補貼給就是了。


然而,政策機制銜接脫節,使得補貼發放嚴重遲滯后。因此,解決欠補問題首當其沖的優化政策機制,厘清部門層關系,完善補貼發放制度。


方向一:完善補貼發放制度不以規矩,無以成方圓。


當下可再生能源欠補問題嚴重,歸根結底在于沒有建立一個完善的補貼發放機制。對此,在可再生能源政策趨向“市場化”的背景下,相關部門立足于可再生能源長遠發展,可適度著手建立補貼發放制度,對補貼下發的時限、要求等做出明確規定。


方向二:加快新老劃斷,全面啟動“入庫式”管理


當然,可再生能源補貼發放之所以冗長、工作量巨大,與可再生能源信息目錄確認、核查等工作有一定關系。


因此,建立可再生能源補貼數據庫,對補貼項目分類匯總管理,加強數據追蹤,將有助于補貼信息的公開化、透明化,也便于社會大眾參與全程監督。


據了解,2019年啟動光伏新政以來,新建競價補貼、戶用光伏、光伏扶貧基本實現了“入庫式”管理模式,故2019年以后新建項目也不需要再申請補貼目錄。當下,需要解決的問題是盡快啟動第八批申報工作,實行“新老劃斷”,全部采取“入庫式”的管控模式。


隨著補貼規模的擴大,補貼資金來源也成為一大問題。從目前來看,市場對綠證的認購十分有效,指望綠證填上資金缺口,眼下只能套用一句網絡流行語:理想很豐滿,現實有點兒骨感!


路徑1:提高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加大征收力度


從當下欠補現狀來看,多位業內人士認為,提高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是解決補貼資金來源最為簡單、直接,且行之有效的方式。對此,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王斯成、陽光電源董事長曹仁賢、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等業內專家和行業領袖均提過動議,將電價附加提高1分錢,并保證全部電量足額征收,補貼資金來源問題基本可迎刃而解。


可是,上調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涉及面廣,反對聲音較大,落實起來也相對復雜。如提高電價附加或提高用電成本,與中央減稅降費政策相左等,故而只見動議,難見落實。


路徑2:實施補貼資金“資產證券化”


應對補貼資金規模不斷擴大這種情況,實施補貼資金“資產證券化”,通過發行可再生能源專項債券、可再生能源證券的方式,以二級市場交易的方式也是籌措資金的一個途徑。


路徑3:欠補主體分類管理,支持發行擔保債券等


可再生能源欠補,相關企業深受資金短缺影響。對于欠補的企業主體,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優先支持相關企業視欠補額度優先發行等額擔保債券、優先股,也是為相關企業紓困的方式之一。


新中國成立70年,中國能源發展成就舉世矚目,可再生能源功不可沒。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中國加快深化能源轉型升級步伐,可再生能源必將擔負更重多的責任。在此背景下,欠補正成為嚴重制約產業發展的一大瓶頸。


未來中國能源如何繼往開來,書寫非凡新篇章?


可再生能源何以再接再勵,高奏盛世佳音?


欠補正考驗著可再生能源從業者緊繃的神經,解決欠補也正拷問著管理部門的智慧!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刷视频刷文章能赚钱的软件 陕西11选5玩法及奖金 辽宁快乐12选5开奖结双色球 酷喜乐彩色铅笔 炒股配资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彩经网 甘肃11选5前三直预测 江苏快三是不是官方开奖 彩票双色球中奖技巧 福建体育彩票11选5现场开奖 山东十一选五牛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