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新開局之年將至,我國能源領域將面臨怎樣的發展起點?
發布者:lzx | 來源:中國科學報 | 0評論 | 3739查看 | 2019-12-30 18:33:15    

2019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面對內外部風險挑戰不斷加劇、發展形勢錯綜復雜的局面,我國能源行業用一份穩健的成績單,為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注入了活力。站在新舊時間節點上,讓我們回眸2019年能源行業的得與失,展望2020年的挑戰與收獲。


有人說,2019是歷史上最“熱”的一年:亞馬孫叢林大火、巴黎圣母院大火、沙特阿美石油設施遭無人機攻擊、伊朗油輪在紅海爆炸起火……諸多自然之火、軍事之火給即將過去的一年打上了“火暴”的標簽,也構成了“十三五”以來我國能源發展面臨的最嚴峻、復雜的大背景。


而即將到來的2020年,作為“十三五”的收官之年,也是即將進入“十四五”的新開局之年,又面臨怎樣的發展起點,能否交上一份圓滿的答卷?


能源結構持續優化


“消費穩增、結構更優,在復雜環境下向好發展?!睂τ?019年我國能源行業的總體情況,中國石化經濟技術研究院產業發展研究所所長劉瀟瀟做了這樣的評價。


由中國石化經濟技術研究院編著的《2020中國能源化工產業發展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能源消費總量保持了穩健增長,正面因素抵消了經濟下行的影響。能源消費總量達到47.9億噸標煤,同比增長了3.2%。


就能源消費結構而言,2019年已提前實現控制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低于58%的“十三五”目標,全年煤炭消費比例由2018年的59%下降到57.9%。石油消費量約6.45億噸標煤,同比增長1.2%。與它們相比,天然氣和非化石能源成為消費增量的主要動力,占比繼續上升,約占能源消費總量的22.9%,比2018年上升了0.8個百分點。其中,天然氣消費量約為3025億立方米,同比增長9%;非化石能源消費量達到7億噸標煤,同比增長了5%。


劉瀟瀟給記者打了一個形象的比方:“現在我國非化石能源的消費量已超過了非洲能源消費的總量?!彼J為,在非化石能源占比和體量已發展至目前規模的情況下,傳統的能源安全觀也應該作相應的調整,例如由過去更多地關注化石能源的供應安全、油氣自給率等,發展為更關注能源供應安全、環境安全、經濟安全等之間的協同。


從我國近20年來的能源消費增速可以看出,2010年以來,煤炭消費進入了一個平臺區間。如何看待煤炭和經濟增長及環保之間的關系?


中國能源研究會副理事長吳吟告訴《中國科學報》,從能源供應安全戰略考慮,中長期來看煤炭的主體能源地位將會保持,但現階段它不僅要支撐經濟發展,同時還要為新能源提供助力?!懊禾烤秃孟袷且粋€家庭中的長子?!眳且髡f,他在歷史上一直扮演著家庭的主要角色,但現在家里有了風電、光伏等弟弟、妹妹,對他的要求就變成了不僅要盡他已有的責任,還要幫著把弟弟、妹妹拉扯大,以后還要靠弟弟、妹妹撐起這個家?!艾F在煤炭就處于這樣一個階段?!?/p>


談及未來煤炭與環保之間的關系,吳吟認為,煤炭已從過去損害環境發展為減少對環境的損害,未來還要發展到不損害環境,乃至改善環境,“正在逐步科學地發展”。


“十三五”主要目標有望實現


“剛剛進入‘十三五’的2015年,剛好是油價斷崖式下降的時期,整個油氣產業進入了寒冬時節,大部分油氣公司盈利都出現了大幅度下降?!敝袊洕夹g研究院副院長余皎對“十三五”以來能源行業發展之艱難有頗多感慨。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在她看來,我國能源發展的“十三五”規劃目標有望基本達成。


其表現之一是,我國整個能源資源基礎將進一步夯實。余皎向《中國科學報》列舉了這樣一組數據。能源消費方面,2020年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預計為49.2億噸標煤,處于50億噸標煤控制目標內。其中,煤炭需求約39.2億噸標煤,占比約56.8%,保持在總量40億噸標煤且占比58%的控制上限內,將為實現2030年左右碳排放盡快達峰奠定良好基礎。非化石能源需求占比15.1%,可實現15%的發展目標。而能源消費強度則將比2015年降低16%,可實現比2015年降低15%的目標。


能源供應方面,2020年我國一次能源生產總量預計為40.5億噸標煤,較2015年增長12%,可實現“十三五”40億噸標煤的目標。其中,原煤產量37.6億噸,基本達到39億噸目標;原油產量1.94億噸,基本達到2億噸目標;非化石能源7.6億噸標煤,達到7.5億噸標煤目標。而一次能源自給率在2018年及以后一直保持在80%以上,預計2020年可達82%。


“‘十三五’我們還是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但是‘十三五’的圓滿收官離不開2020年這一關鍵的年份?!庇囵ㄕf。在她看來,2020年可以用8個字來形容,“風起云動,鏗鏘致遠”。


“2020年對于中國來說,是個特殊的年份?!庇囵ǜ嬖V《中國科學報》,2020年不僅是“十三五”收官之年,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收官之年,同時也是向“十四五”過渡交接的一年。


在劉瀟瀟看來,2020年碳減排承諾與經濟下行的壓力仍是我國能源發展中面臨的兩大主要挑戰。此外,全球能源行業還將面臨更多的變數,例如世界經濟持續下行、地緣政治風險等。不過,基于我國已經基本形成較為完整的能源供應和安全保障體系,以及經濟發展盡管面臨下行壓力,但韌性良好等條件,她認為“我國能源發展仍具堅實根基”。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副會長傅向升則在對明年能源發展有信心的同時,特別強調了“十四五”發展環境與“十三五”的不同。他認為,2020年以及“十四五”的前兩年還會面臨比較大的經濟下行壓力,與此同時,國際形勢也不太樂觀。因此,“要關注能源安全保障,特別是注意油氣資源對外依存度不斷提升的問題”。


氫能發展仍有多方面挑戰


談及2019年中國能源發展,“氫能”是繞不開的一個詞。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目前國內氫能產業熱度居高不下。


“2018年我國氫能產業相關投資及規劃資金超過850億元,2019年上半年氫能產業投資總額超過1000億元?!敝袊洕夹g研究院高級工程師程一步向《中國科學報》拋出這樣一組數據。


在他看來,目前氫能發展仍在初期,預計2030年后進入商業化階段?!笆艹杀?、技術等因素影響,預計2025年前,國內氫燃料汽車和加氫站數量不會大幅增加?!背桃徊秸f,而2030年后,可再生能源制氫、氫燃料電池系統成本將大幅度下降,再加上碳減排壓力加大,氫燃料汽車和加氫站數量在部分地區將會有較大增幅。


就目前而言,氫能產業發展仍存在多方面挑戰。程一步告訴《中國科學報》,一方面是政策、規劃有待完善。目前,國家氫能發展路線尚未公布,而氫燃料電池車購車補貼有可能在2021年退出。與此同時,30個省市區已經出臺了氫能產業政策,但各地規劃卻出現同質化趨勢。另一方面,制氫、儲氫、運輸以及燃料電池等方面的技術也有待突破。此外,經濟性也需要進一步提高。例如,加氫站費用高、利用率低。如果政策補貼不到位,將出現盈利困難的情況。


“但總體而言,氫能正成為能源體系重要的組成部分。隨著技術進步、競爭力提高,我國氫能將進入快速發展階段?!背桃徊秸f。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最新資訊
刷视频刷文章能赚钱的软件 东北制药股票股吧 广西11选五网站 浙江省12选5走势表 安徽快3今天预测 黑龙江福彩p62玩法说明 买股票买什么股票 股票根据什么来涨跌 股票开户网 上海股市行情 陕西11选5如何判断重号